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登陆 > 荆芥 >

舌尖上的荆芥

归档日期:04-13       文本归类:荆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夏热说来就来了。人在热天,恹恹的多无食欲,这时候凉拌菜开始上桌,而开胃的荆芥最令人馋。传统河南人夏天的中午饭很简单,独喜欢吃捞面条就蒜,图省事且痛快。鸡蛋西红柿打卤,掐一点荆芥叶子过水配着吃,新鲜的荆芥叶子带着复合的辛香味道,这样吃着最简单也最清爽。

  荆芥不稀罕,它却是很古老的一种药食两用植物,在本草书里得名颇早,汉代的《神农本草经》就已经将它记录在案。后来李时珍整理前代的本草著作,撰《本草纲目》,取它的大名为假苏,假苏就是荆芥。而江南与西蜀之人,早早地就开始食用它。到了宋代,官书《地理志》还说它是关中地区的一味特产和贡品。故而李时珍说:“荆芥原是野生,今为世用,遂多栽莳。……初生香辛可啖,人取作生菜。”为了突出荆芥的药用价值,李时珍特意把它从蔬菜类移入芳草类里,记“芳草类五十六种”,包括常见的藿香、紫苏、薄荷、石香葇、荏等。苏与荏,即紫苏和藿香,是芳草家族的一个大类。荆芥曰假苏,因为其气味和功效与紫苏近似。

  荆芥分布的范围就是在河南也不均匀。有的地方至今不习惯吃荆芥,我在来郑州工作之前就没有吃过它。而我的母亲是辉县人,她曾经叫荆芥为西番芥。这么叫也是有讲究的,因为古人又把荆芥叫做胡荆芥和新罗荆芥。据此可以猜想,或许荆芥也是西来的植物。荆芥在省会郑州,是近二十年来才“一统天下”的。当初农贸市场的兴起,后来的大棚蔬菜与南菜北运,推动了蔬菜的流通与栽培。大众原本对陌生的东西常常很小心,传统中医便有口口相传的所谓“十八反”的禁忌,说什么“蜂蜜不可配生葱,鲤鱼不能配荆花”等,诸如此类,其实已经被现代科学证明有许多说法是虚妄的。我的老家是山区,干旱缺水没有鱼,山坡上遍地是野生的黄荆和酸枣,偏偏大人们也喜欢说鲤鱼配荆花犯忌的故事,算是山里人对吃鱼的一种望梅止渴式的想象吧。后来看书,我才知道所谓的荆花和鱼类相配,犯忌的不是黄荆而是荆芥。《本草纲目》记录古人的说教,说荆芥反鱼蟹河豚。又说,凡食一切无鳞鱼,忌荆芥。而宋人笔记里,记述荆芥配食黄颡鱼立刻毙命的例子特别多特别吓人。李时珍对此也将信将疑,“大抵养生者,宁守前说为戒可也。”对此,我和朋友是破例吃过而没有事的。前一年,我们一同从丹江水库回来,经过淅川县城吃午餐,当地人把黄格亚叫黄吱吱,如湖南人曰黄辣丁,这种鱼的学名即黄颡鱼。我们吃红烧黄吱吱,配新鲜的荆芥吃个大饱,觉得很过瘾。当地人也是这样吃的。此外,信阳人无鱼不食,但也喜欢喝汤时放些荆芥叶子提鲜。

  荆芥可以在菜畦里种,清明前后播种子。也可以像养花一样,随意在房前屋后或屋檐下的空地上种,甚至可以在任何一种花盆和花坛里栽种,小苗长起来随吃随掐,它像苋菜一样掐而复生。荆芥长老了,开始开花结子,中间抽莛开细白花,有的是紫花。与它的吃法相近的是石香菜与藿香,但石香菜、藿香却和薄荷一样,是宿根草,来年可以再生,荆芥与紫苏则需要年年点种和栽种。荆芥除了生吃,还可以和面汁摊面衣,河南人叫面托。多了也可以腌着吃,当下饭的小咸菜。如今还有拌面蒸荆芥蒸马齿菜的。荆芥味辛却“好脾气”,任你怎么吃都可以,另类的“浓妆淡抹总相宜”。我总忘不了,豫东杞县的老字号“德兴楼”,回民用羊油盘荆芥瓠子馅包包子,是那一带远近闻名的美味。然而荆芥也是药,“是药三分毒”,它也有副作用。唐代进士出身的河南临汝人孟诜著《食疗本草》说荆芥性温:“辟邪气,除劳,传送五脏不足气,助脾胃。多食熏人五脏神。”他还介绍了一个偏方——人患疔疮肿痛,可取荆芥一把,水五升,煮到还剩二升水时,放凉,分两次服用便可以了。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jingjie/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