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登陆 > 荆芥 >

荆芥是思乡的药引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荆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荆芥是一味中药,作为食材多少有些小众。但在我的家乡豫北,与荆芥有关的俗语却时时挂在人们的嘴边,如“吃过大盘荆芥”“不吃荆芥净是荆芥”,描述起人和事来生动活泼,偶尔还夹杂着些俏皮。

  清明过后,是种菜的大好时节。除了点播豆角、黄瓜,栽种辣椒、茄子、西红柿,很多人还要撒上一小畦荆芥。上个秋天,荆芥整棵割下来捆好,挂在窗檐下自然晾干,种子早早就备好了。撒荆芥籽须弯腰放低身段,挨着地面轻轻地撒——奶奶说,荆芥籽胆儿小,从高地儿掉下来,就给惊死了,不会发芽。“荆芥”的“荆”字,大概被奶奶当作“惊吓”的“惊”字了吧,她对谐音的字词一直都很在意。

  荆芥苗并不娇气,只要有水,不追肥就能茁壮成长,不打药也不会生虫子。因为它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薄荷样气味,大老远就能闻见;荆芥叶子吃起来苦中带辣,叶子越老味道越烈。这种独特的味道,要让不喜欢荆芥的人来吃,实在难以下咽。“不吃荆芥净是荆芥”由此得来,延伸为“不喜欢什么偏来什么”,成为一种无可奈何式的自嘲。

  进入六月,荆芥就能采摘了。这时的荆芥又鲜又嫩,叶子能吃,茎秆也能吃。拌洋葱、拌黄瓜、拌豆角、拌皮蛋……每一种凉菜少了荆芥作搭配,似乎都不够地道,不够完美。爱吃荆芥的人,还想出许多新吃法:拌在捞面条里,撒在鸡蛋汤里,包在包子里,掺在面汁里煎成荆芥面托,或者干脆只凉拌荆芥。无论哪一种吃法,荆芥的味道都不会被掩盖下去。

  说起凉拌荆芥,“吃过大盘荆芥”这句话就绕不过去。对走南闯北、见过世面或者干过大事的人,我就可以给他半开玩笑地说,“您是吃过大盘荆芥的。”这种代指据说来自于宋朝,颇有渊源,从一个侧面证明了那时候的汴京人就爱吃荆芥,而其他地方则很少有这种吃法。但真有勇气吃上一大盘荆芥的人,到现在也不多见。

  远在北京多年的刘兄学过中医学,他说:“荆芥可是好东西,能镇痰、祛风、凉血。还治感冒、头疼发热。人家不卖咱就自己种呗,我就在阳台上种了两盆,啥时候想吃就现摘。就着荆芥,能多吃一碗捞面条呢。当然啰,荆芥籽是从咱老家带来的。”忽然想起古人离别“折柳”的典故,那么家乡的荆芥千里迢迢到了北京,应该还能长出它原本的味道吧。

  这么想来,荆芥不就是一味思乡的药引吗?对于离开家乡的人,它应该比一把乡土更加效验。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jingjie/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