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台宝典图库大全版 > 荆芥 >

荆芥炭的炮制方法 荆芥为什么要炒炭?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荆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荆芥炭为唇形科植物荆的炮制加工品,话说荆芥本身就是可以入药的,为什么要炮制成荆芥炭呢?

  取荆芥段,依清炒法(不加辅料的炒法称为清炒法。)炒至表面焦黑色,内部焦黄色,喷淋清水少许,熄灭火星,取出,晾干即成。

  荆芥生品擅于疏散风热,利咽喉,清利头目,多用于感冒,头痛,风疹,疮疡初起,凡一切风毒之证,已出未出,欲散不散之际。炒炭能止血,多用于便血,妇人崩漏,产后血晕。

  (1)外感风寒:常与防风、羌活等同用,增加疏风散寒作用,可用于外感风寒,头痛发热恶寒,无汗等证;亦可用于疮疡初起有表证者,如荆防败毒散(《摄生众妙方》)。

  (2)风热证:常与连翘、薄荷、桔梗等同用,具疏风清热作用。可用于外感风热之证,如银翘散(《条辨》)。配伍桔梗,甘草可治风热壅肺,咽喉肿痛,语声不出者,如荆芥汤(《三因》)。

  (3)麻疹:常与西河柳、蝉衣、薄荷、牛蒡子等同用,能透疹解毒,可用于痧疹透发不畅,喘嗽,烦闷躁乱,及咽喉肿痛者,如竹叶柳蒡汤(《醒斋》)。

  荆芥炭:本品有止血作用,常与其他止血药如与槐花炭、升麻炭同用,增强其止血作用,可用于衄血、便血、崩漏等证。配伍人参、当归、熟地等可治产后血崩及虚人血崩,如升举大补汤(《傅青主》)。

  荆芥主含挥发油,油中主要成分为右旋薄荷酮、消旋薄荷酮及少量的右旋柠檬烯。荆芥经炒炭后挥发油成分产生变化,生品中原有的成分如-蒎烯、香芹酮等炒炭后未能检出,检出了乙酰呋喃、1,3,5--甲基苯、苯甲酰甲酯、2-甲基-2-丙烯基苯、香荆芥酚、香桧醇、3-甲基-4-苯基-3-丁烯-2-酮、4,5,7-三甲基茚-1-酮等9种新成分。但其主要成分薄荷酮、胡薄荷酮等应仍存在。

  近年来对荆芥炭止血活性部位的研究有了进一步发展。通过对荆芥各饮片中鞣质含量的测定,得各饮片中鞣质含量:荆芥;荆芥炭。可见鞣质并不是荆芥炭止血的唯一原因。通过药效学筛选,对荆芥炒炭前后的总黄酮的含量进行了比较,发现炒炭后总黄酮的含量明显升高,表明荆芥炭的总黄酮部位是其止血作用的主要有效活性部位。

  曾有报道荆芥炭中的熊果酸具有止血的功效,故熊果酸是否可作为荆芥炭饮片止血活性成分有待进一步研究。通过对荆芥各饮片进行木质活性炭试验方法亚甲基蓝吸附值的测定可以看出,吸附力:荆芥炭;荆芥,说明荆芥经炒炭后吸附力增大,即饮片中炭素含量增加。考虑到炭素是一种重要的止血成分,从而可以推断荆芥炒炭后止血作用增强与炭素有一定关系。

  通过对荆芥炭止血活性部位的研究表明,荆芥炭的脂溶性提取物StE具有明显的止血作用,在一定剂量范围内,其对数剂量与小鼠的凝血和出血时间的倒数呈显著性线性关系。StE给小鼠iP后0.5小时,家兔PO后1小时即可见到明显的止血效果,其维持时间分别为6小时及12小时;StE的LD50( PO)为2.625士0.286g/kg,LD50(iP)为1.945;0.2078g/kg。StE具有良好的止血量效和时效关系,它不失为一安全、高效、速效的止血组分。

  荆芥炭提取物(StE)的止血机理,研究结果表明,它可显著缩短实验动物的凝血酶原时间(PT)、凝血酶时间(TT)、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时间(KPTT)、血浆复钙时间(RT),并且具有体内抗肝素作用,从而对内源性和外源性凝血系统中的多种凝血因子表现出可靠的激活作用。StE还可明显延长实验动物的优球蛋白溶解时间(ELT),并使纤溶活性(FA)显著降低。StE的止血作用是通过体内促凝血和抑制纤溶活性的双重途径来实现的。鱼精蛋白副凝试验(3P试验)和乙醇胶试验(EGT)均为阴性,从而排除了大剂量使用StE时,导致血浆中产生纤维蛋白降解产物(FDP)引起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的可能性。StE在一定浓度时,可对大鼠离体子宫产生一定的兴奋作用,该作用随着剂量的加大而增强,但至一定浓度时作用强度不再增加。该作用对于治疗妇科出血性疾病具有一定意义。

  荆芥炭提取物StE对家兔血小板聚集功能和对大鼠血液流变学的影响,研究结果,StE体内用药对实验动物的血小板聚集无明显影响,体外用药在低浓度(0.625mg/ml)时可强烈促进血小板聚集,而在较高浓度(;5.000mg/ml)时则呈抑制作用,且随着浓度的升高,其抑制作用愈加显著。StE能明显增加实验动物的全血比黏度(高切、低切)和RBC压积,而血浆比黏度和RBC电泳时间无明显变化,使用StE组动物RBC数有上升趋势。

  荆芥炭混悬液及其挥发油乳剂均可明显缩短实验小白鼠的凝血和出血时间,其止血作用与剂量有密切的关系,荆芥炭混悬液的剂量在3.2g/kg~4.8g/kg时,其止血作用随着剂量提高而增强,但剂量达到8g/kg时已无明显作用。荆芥炭挥发油剂量为150ml/kg时,未见到止血作用,剂量为300ml/kg时,则作用非常显著,而继续增加剂量使达到450ml/kg时,止血作用又消失。生荆芥的各种制剂则又无止血作用。荆芥及其有机溶媒提取物的止血作用,在一定剂量范围内,对数剂量与小鼠的凝血时间均呈显著性的线性相关,整个量效关系曲线呈“V”形。提示荆芥炭具有双相作用。

  荆芥提取物StE对实验动物的呼吸、心率、心电图以及神经系统均无明显影响;小剂量StE对家兔离体肠管平滑肌呈兴奋作用,该作用可被阿托品所拮抗}大剂量StE则呈抑制作用,且可拮抗由氯化钡所致肠管痉挛性收缩。StE的胶囊试用于临床,治疗内科、五官科和妇科各类出血症107例,具有迅速而可靠的止血作用,有效率为98.13%,显效率达83.18%,而阳性对照组的有效率和显效率分别为81.72%和47.31%,经统计,二者具有显著性差异。

  荆芥炭炮制的最佳条件,以总黄酮含量为指标,通过正交设计研究,利用分光光度法,结果是210℃、加热10分钟[25]。荆芥饮片的最佳炮制条件,以胡薄荷酮、挥发油、水分含量为指标,采用正交优选法,考察干燥温度、干燥时间各因素,为50℃烘1小时。

  综上所述,荆芥炒炭之后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产生止血的作用,而这一观点也已经被现代的各种让人“不明觉厉”的药理研究证实了的。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jingjie/1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