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登陆 > 荆芥 >

吃过大盘荆芥

归档日期:04-16       文本归类:荆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们北中原有一句俗话,譬如形容一个人见识广博,经历过大世面,就称——“这人吃过大盘荆芥。”荆芥的容量一时成了一种成功与否的标准。这是一种乡村衡量观。

  吃小盘荆芥的,肯定都是一些凡夫小人物。要想出人头地,有作为,必须改成大盘子。

  还有更多人是吃不到或者是不吃荆芥的。荆芥在其它地域不食用,多当中药材晒干使用,用于煎服治疗感冒,发烧,祛风解表。只有我们北中原乡下这一带采叶,用于生食,凉调,或拌黄瓜或拌捞面。一千多年前的中原人就嘴馋,宋代苏颂《本草图经》说它“辛香可啖,人取多生菜。”这“人”就是河南人。它多有一股怪味,一般人承受不了。就像作家一时听到批评一样。

  荆芥、芫荽、薄荷这些都是菜蔬中的异己分子,风格独行且为数不多,不俗。我过去写文说过,傅青主、陈洪绶这类人是一身荆芥味道。陈眉公,王觉斯身上没有。荆芥本来就不易多吃,一小碟,一捏,一棵,一叶,尝一下味道而已。荆芥价贵,过去一般是买菜时多趁机顺手牵羊,捎带上几棵。

  一旦染上嗜荆芥之好,就百吃不厌,走火入魔。会拍案叫道:不过了,再来一盘荆芥。

  在我们那里,荆芥的播种形式带有点乡村魔幻现实主义创作风格。秋后,姥爷将荆芥棵拔出,捆成一束束,吊在屋檐或窗棂,像一束“荆芥手札。”第二年谷雨时节揉碎,撒籽。姥姥说过,种荆芥时,撒籽不可离地太高,荆芥籽受惊能跌死。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jingjie/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