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台宝典图库大全版 > 荆芥 >

北京野花的“正确打开方式”

归档日期:05-09       文本归类:荆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些耳熟能详的诗文,提到的正是传统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方式之一——看花。

  埋首于各种琐碎事物、忙碌于追逐“成功”的我们,似乎已经丧失了生活原本该有的情趣:梅、李、桃、杏傻傻分不清楚,月季和玫瑰也无法辨识,至于看花的窍门自不待言——那肯定是更无从知晓。我们不知道该看什么花,不知道怎么去看花,到哪儿去看花。看花仅仅是“看”吗?我们还有其他认识它的方法吗?看花和我们的生活有关联吗?

  《北京野花》一书的作者、植物学家杨斧曾任中国科学院植物所《植物杂志》副主编,拥有丰富的野外植物经验,对生在北京的野花有着特殊的情结,科普作家王辰也是一位植物研究达人,拥有丰富的植物讲解经验。5月5日晚,他们二人在彼岸书店,倾囊讲授了北京野花的看花“艺术”。在杨斧看来,看花不是表面上看热闹,而是一种博物学,对于大众来说,虽然不用做植物分类学,但依然要提高自己的博物学知识和修养,深入了解自然,“我们常说保护自然,但根本不懂自然,你又怎么保护呢?”

  自幼生在北京西郊的杨斧有着很深的野花情结,小时候他在圆明园遗址割过兔子草,种过树,还抓过青蛙,北大校园、香山、西山鹫峰和旸台山都曾留有他的足迹。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家庭渊源,“我母亲在自家院中种草药,我当时在工厂当工人,对这毫不感兴趣。后来我母亲去世了,在五月初的时候,我突然闻到有一股特别幽香的味,一看,几株铃兰就在窗户下面,两棵灌木旁边。”因为这个原因,杨斧将铃兰称为他收到的第一封来自野花的信函。

  在杨斧大学实习的时候,讲授植物分类学的王文采院士带领学生们上香山。王文采是世界著名的毛茛科植物专家,有学生在香山上采到毛茛科的白头翁,令王文采激动不已,也给杨斧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么好的花,竟然是山里野生的,而不是种在园子的。”杨斧将自己的毕业论文地点选在了雾灵山,当时还没有经过开发的雾灵山属于清东陵的后龙风水禁地,受到清朝两百年的封山保护,拥有非常好的自然植被,满山的野花如同一个大花园,这让杨斧意识到,保护自然的意义正在于“自然”二字。

  在《北京野花》一书中,许多珍稀野花照片都出自燕山主峰雾灵山,比如五台金腰、轮叶贝母、紫点杓兰、雾灵沙参、康藏荆芥、岩生报春等。雾灵山在北京的最高峰是东灵山,海拔为2303米,山上的野花也很多,比如红丁香、鬼箭锦鸡儿,特别是鬼箭锦鸡儿,这种花只会出现在东灵山海拔2100米以上的区域,北京别的地方都没有,但在西北地区特别是青海一带,这种花却很常见。

  鬼箭锦鸡儿喜欢高寒冷凉的地方,浑身长满尖刺,杨斧在一篇科普文章中将它称为“带刺的海拔表”,“你感到它扎你了,就知道主峰在上面了。”2007年7月8日,杨斧在北京海拔最高的岩石上看到一丛石竹科的灯心草蚤缀,为此他拍下了一张照片,将它们命名为“远眺群峰的灯心草蚤缀”,认为它是全北京站得最高的一丛野花。红景天是青藏一带非常有名的植物,杨斧同样在东灵山上看到它们的踪迹,“在岩石上一团一团的,适合在高山的岩石上生长。”

  东灵山上蓝色调的花很多,因为高山上紫外线很强,所以蓝色调的花开得非常艳丽。长筒滨紫草并没有收载于《北京植物志》上,它们往往生活在西伯利亚、贝加尔湖一带。秦艽属于龙胆科,是一种中药。此外,翠雀、蓝刺头、岩青兰、华北乌头都属于蓝色调的花。杨斧特别强调,乌头属植物是有毒的,正因为华北乌头有毒,才给自己创造了生存条件。在《延禧攻略》中,愉贵人为了陷害令妃魏璎珞,指证令妃让五阿哥永琪同时服用了草乌和川贝,导致五阿哥昏迷不醒,意图谋杀皇子,这里提到的草乌,就是乌头的干燥块根。

  “北京的野花特殊在哪里呢?”王辰现场分享了北京野花的入门指南,他首先提到了款冬、辽吉侧金盏花和槭叶铁线莲,这几种植物都是对北京野花有兴趣的朋友最乐于在春天进行寻找的。款冬并不是新鲜的东西,在东北或者新疆比较靠北的地方,生长有大片的款冬。辽吉侧金盏花,是近几年在延庆发现的北京新记录的物种。开花比较早,大概三四月份,因此受到很多看花人的追捧。槭叶铁线莲则是北京特有的物种,主要分布在北京及其周边的河北地区,河南一带有它的变种。王辰提到,这几种植物都是北京非常知名、且具有特色的神奇野花,“在春天,大家一说看花就是看这些。”

  王辰在做北京湿地植物调查时发现,款冬是北京地区开花最早的野花,以至于有几年,经常有看花爱好者结伴去昌平白羊沟道路下面的水中寻找款冬花。但令人遗憾的时,等到今年王辰再去白羊沟,一棵款冬花也没有看到,他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有人采药,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一些看花人不知道轻重,为了追求拍照效果,经常去掰开花瓣,导致植株死亡。

  进入夏天以后,同样有代表性的植物,翻开《北京植物志》,可以看到杓兰,比如大花杓兰、紫点杓兰、山西杓兰等。在北京和河北交界一带的海坨山边上,王辰曾经发现过杓兰,长得有点类似于泡囊草,但泡囊草的花期在5月,5月10日左右就结果了,杓兰的花期则在7月初,但花期很短。王辰建议,如果是刚刚入门的北京野花爱好者,不用从杓兰开始,因为它们属于寻找难度特别高的植物。

  那么,入门级选手应该从何看起呢?王辰建议可以从家门口的蒲公英、堇菜、地黄等入手,循序渐进,“从身边开始就很好”。早开堇菜是最为常见的植物,每年大量开放于三四月间。在王辰看来,我们身边就存在着很多野花植物可以去观察和感受,比如带着小朋友一起解剖堇菜,就是一堂极为生动的自然教育课,“了解(花)距的作用,了解昆虫传粉和花之间的关系。”

  地黄也是非常受北京孩子们喜欢的植物,因为地黄花冠的基部有蜜,小时候小朋友最爱把花冠揪下来嘬里边的蜜,是甜的。地黄花什么时候最甜呢?王辰说,有人做过研究,地黄刚开花的第一天,雄蕊散发出大量的花粉,柱头还没有什么可授性,还不敏感,要一直到第三天,里边才会产生蜜,嘬起来口感最好。从外形上看,地黄是唇形花冠,上唇两个裂,下唇三裂,等到它的上唇翘起来的时候,基本上蜜已经被吃得差不多也不再分泌了,等到地黄上唇、下唇都往外翻,这个时候把花冠揪下来尝,甜味非常淡。

  王辰说,为了便于小朋友了解地黄,也可以收集地黄的种子自己种,当然第一年是什么都收获不到的,最好也要第二年才能开花,“即使北京非常常见的野花,也有很多我们可以去了解的。”王辰介绍,除堇菜、地黄以外,点地梅也是四月间常见的植物。

  在王辰看来,入门级看花者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认识和区分这些野花,比如栓皮栎和胡桃楸,附地菜、斑种草和蒺藜狗子,水芹和毒芹,天仙子和草乌等。在这里,王辰有一个小窍门,就是先去认识和区分这些植物,给它们起一个小名(是错误的名字也没有关系),等到积累到一百种以后,再去看相关的书籍,了解它们真正的名字、科属。“如果没有太多时间听专业的课程和入门的课程,可以从认识身边的植物开始,起一些名字把周边的植物认清,再看专业的书会非常好,事半功倍。”

  有什么新鲜的北京野花呢?箭报春、裸报春都是《北京植物志》中没有记载的植物,由徒步驴友最早发现于延庆。同样发现于延庆的北京水毛茛是以北京来命名的种类,丁香叶忍冬的植株和群落比较少,这些都是值得去探访的种类。还有一种去年新发表的物种,就是长柱斑种草。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jingjie/1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