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登陆 > 降香 >

海南日报数字报刊

归档日期:04-30       文本归类:降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先人们的薰香文化至今令人叹为观止。古人认为,焚香并不是全部以沉香、奇楠为香料才是唯一最高境界的用香。若以沉香粉做篆香,必加少量降真香,才可以提出至真至纯的香气。而黄花梨的药用价值,与作为焚香提香作用的降真香绝不可相提并论。

  遗憾的是,在国家几次林木调查中,人迹可至之地,降香木已经完完全全地消失了。逐渐绝迹的降真香从西沙出水,唤起人们从历史文献中追寻其芳踪的热情。

  在铺开的宣纸上,这几根藤条状的红色木头的确貌不惊人。长度一米左右,手腕粗细的表面布满了一个又一个洞孔,由于长年沉浸在水里,木头表面粘附的白色物质显得斑驳而沧桑。然而,轻轻拿在鼻底一嗅,一股淡淡的香气便气定神闲地逼入心脾。

  海南日报记者在海南黄花梨收藏协会看到的这几根木头,就是降真香———一种从人们视线里消失几百年的珍贵木种。它的出现,唤起人们从历史文献中寻其芳踪的热情。

  那是2008年的夏天,琼海渔民在西沙华光礁潜海捕捉龙虾、抓捡海参时,意外地将几根早已难寻芳容的降真香带出海底。据渔民讲,龙虾常栖息游荡在珊瑚、礁石或其它隐蔽物中,以防其它海洋生物伤害。当时,他们正在追赶几只大龙虾。可能是龙虾发现危险,就躲藏在一堆黑黑的木头里面。一个渔民发现堆积的木头旁边有几根形似藤条的红色木棍,就拿来拨弄龙虾,随后顺手把几根木棍带到了船上。

  回到琼海后,渔民们用木棍抬着渔货下船,连同竹筐丢放在外边。后来,渔民有位朋友无意中发现了这几根木棍,却无法断定其确切名称,就拿回海口请教收藏界朋友。似红木又非红木,大家无从判断,便拿去请教从北京来海南度假的著名红木材质研究专家周默。“它肯定不是制作红木家具用的材质,但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于是,周默回北京后找到国家林业部有关部门机构检测,认为应该是早已消失的降真香。而后,周默又与故宫博物院有关专家交流,与北京某百年药店和故宫的藏品相对照,专家们一致认定这就是千年奇珍降真香。

  “想不到能见到在海里的降真香!”周默感叹,“自明代后期,降真香已逐渐绝迹,如今更是罕为人知。在西沙出水降真香还是第一次。”据判断,这些降线多年,它们不但为研究降真香提供了实物例证,也对研究海上丝绸之路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

  降真香别名紫藤香,也称鸡骨香。清代吴仪洛所撰《本草丛新》中记述为“烧之能降诸真,故名。”

  对降真香的文字记载,据考最早出现在西晋植物学家、文学家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中:“紫藤叶细长,茎如竹根,极坚实,重重有皮,花白子黑,置酒中,历二三十年不腐败,其茎截置烟焰中,经时成紫香,可以降神。”嵇含所指降神,一指可以提出真纯正的香气,另意为引降天上的神仙。

  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对降真香也有记述:“拌和诸香,烧烟直上,感引鹤降。醮星辰,烧此

  香为第一,度篆功力极验,降真之名以此。”海南黄花梨收藏协会有关负责人说,在李时珍的描述中,降真香燃烧后的烟直直往上,不象沉香燃出的烟左右飘移,这也不失为鉴定降真香的一个方法。

  在古代,先人们的薰香文化至今令人叹为观止。古人认为,焚香并不是全部以沉香、奇楠为香料才是唯一最高境界的用香。若以沉香粉做篆香,必加少量降真香,才可以提出至真至纯的香气。

  其次,降真香还有止血定痛、消肿生肌、辟恶气怪异的医学功效。吴仪洛在《本草丛新》中就记述“周崇被海寇刃伤,血出不止。军士李高,用紫金藤散敷之,血止痛定,明日结痂无斑,会救万人,紫真藤,即降真香之最佳者也”。

  清代帝王对降真香的疗效也备加推崇。据中华书局出版的《慈禧光绪医方选仪》记载,降真香的清热解毒功效,在宫中被记入秘笈。光绪十二年五月,慈禧患有面部神经疾病,太医以奇楠香、牛黄、降线种中草药组药,短时间即见奇效。光绪帝曾患有严重的心胃痛,御医首选大剂量降真香,配以没药、麝香、琥珀、安息香等入药,治愈光绪顽疾。

  从论述中不难看出,无论在药理上,还是从香学上,古人对降真香的崇拜已超越了沉香。

  明朝,中国进入大航海时期。海南岛则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也造就了海南丰富的水下文物遗存,使之成为后世的珍宝。

  海南黄花梨收藏协会有关负责人分析认为,西沙出水的降真香是由国外带入,在回航时发生沉船而在海底静静躺了600多年,它们见证了彼时海上丝绸之路的盛况。

  由于宫延的大量使用,和达官贵人的奢侈消耗,致使降真香消耗贻尽,不得不从南洋诸国大量引进。明代黄省曾所著《西洋朝贡典录校注》中,详细记载了各国向大明皇帝进贡降真香的史料。其记述的共计二十三个南洋诸国,贡品中几乎全部涉及降真香。如占城国(即越南南部),在明正统年间,“其国袭封,遣使行礼。其贡物:象牙、犀牛角……奇楠香、土降香”。由此,也可知当时各国降真香并未灭绝。

  此后,清朝闭关锁国,降真香资源几近枯竭。后人万般无奈,找到一种替代物作为焚香提香之用,这就是黄花梨。黄花梨的香气因有降香味,又在植物学里属于豆科黄檀属,因此命名为降香黄檀。当然,黄花梨的药用价值,与作为焚香提香作用的降真香绝不可相提并论。

  根据《本草纲目》中对降真香的产地的描述,历史上降真香产于两广、海南,南洋诸国。然而到了清代,很多著述中早已不见对降真香的描述。

  周默曾在国家林业部工作,对降香木亦做过调查。他发现,在国家几次的林木普查中,全国各地包括海南,都没有关于降香木的记录。也就是说,在人迹可至之地,降香木已经完完全全地消失了,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悲哀和遗憾。

  “降真香从曾经辉煌到销声匿迹,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警醒与反思,海南黄花梨、沉香等弥足珍贵的树种,将来会不会也步其后尘,后人只能在记忆中追寻它们曾经的身影?”藏家们的担忧,还在继续。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jiangxiang/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