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登陆 > 降香 >

悠悠降香(图)

归档日期:04-13       文本归类:降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秀贞手捧一束鲜花,缓步来到郭友老人的坟前。微风拂过,秀发飘扬。曾经的辛酸和非议随着泪水潸然而下……

  那天,天上仍然彤云翻滚,空中北风呼啸,林秀贞在去小卖店的路上,无意间向道旁的一幢小草房望了一眼。这一眼立刻让她紧张起来。厚厚的积雪把这两间小草房盖得严严实实,院子里一点打扫过的痕迹都没有。就连房的烟囱也被大雪捂住了。

  这间房里住着本队的一对七十多岁的五保户老人,这大雪泡天的,连个烟火都没有,是不是……秀贞不敢往下想,急忙趟着没小腿的雪向院子奔去。

  呼哧带喘地推开郭友老人家的房门,一股凉气扑面而来。秀贞看到两位老人正蜷缩在炕头,哆哆嗦嗦地端着饭碗,饭碗里面是带着冰碴的大米粥。见是林秀贞进来,郭友老人愣住了,半天才问道:“闺女,你咋来了?”

  秀贞的泪水夺眶而出。她说:“大冷的天,我不放心,过来看看你们。”秀贞说着从老人手里拿过饭碗:“这冰凉的可怎么吃呀。”又来到外面,从快要见底的柴堆里扒啦出点玉米秸抱进屋,填进灶坑点着了火。见屋子里有了热气,这才对两位老人说:“你们再坚持一下,我去安排安排。”

  林秀贞急匆匆地回到家。丈夫刘忠问道:“怎么了?这么急三火四的?”秀贞打着唉声,把刚才在郭友家看到的情景说了一遍。“我们两个都是孤儿,是乡亲们把我们养大的,如今我们的日子过好了,有了自己的工厂,我想把像郭友那样的老人接过来赡养,你说行不行?”

  刘忠笑了笑,抚摸着秀贞的头发说:“你这是在做好事,我怎么会不支持呢?这也是咱们对社会的回报呀。”

  没想到,办了一件好事,却遭来了村里的闲言碎语。有人说秀贞傻,郭友两口子几乎没有什么财产,你又是搭钱又是搭时间的不值得,干嘛不送他们去养老院呢,有国家养着?秀贞总是笑着说:“养老院的确是挺好,可是没有家里的那份亲情。”

  更有些不友好的流言,说秀贞是在作秀,给他们家的厂子创招牌。秀贞听了并不介意,她说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六年过去了。秀贞清楚地记得那段时间她是怎样艰难地熬过来的。

  王英老人离世后,郭友曾思虑过度一病不起,拉屎撒尿都需要人照顾。秀贞只能日夜陪伴在老人的身边。

  一天,郭友老人又便到了褥子上,当秀贞掀开郭友老人的被子擦拭时,在褥子里发现一瓶没有开封的安眠药。秀贞吓坏了,忙问老人:“这是要做什么?”郭友叹了口气说:“这是准备动弹不得的时候用的,我这样不死不活的,给你添多烦呀。”秀贞收起药瓶,安慰道:“大伯,咱不是说好了吗,我就是你的亲闺女呀。”

  半个月后,郭友老人的病情进一步恶化。老人家颤抖的手从内衣口袋里又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秀贞。秀贞大吃一惊,忙问:“大伯,你怎么还有轻生的念头呢?”

  “什么?大伯,你还有宝贝呢!”秀贞不相信老人说的是真的,接过来小瓶子,拧开盖子,将里面的东西给倒了出来。

  秀贞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一串黄花梨佛珠手链,深黄色,温润如玉,散发出悠悠降香。

  郭友老人沉思片刻,表情凝重地讲起这串佛珠的来历:“我小的时候是个孤儿,是我的养母收养了我,养母还有个儿子,叫俊逸,是我哥哥,养母送哥哥到日本去留学,那一年台风突然来袭,我们的家园被摧毁了,养母被倒下的大树砸到了头部,弥留之际将佛珠手链交给了我,让我找到哥哥并交给他。安葬了养母之后,我辗转去了仙台、大阪等地,听说哥哥回到祖国,我又回到国内寻找,可是,大半个国家走遍了也没寻找到哥哥。后来定居到了东北。”老人稍微休息了片刻,接着又叹息道:“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哥哥了,没能完成养母的遗愿,我没脸去见九泉下的养母了。”说完,老人家老泪纵横。

  秀贞静静地听老人讲述自己的传奇故事。她觉得应该帮老人完成这个心愿。她对老人说:“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找到你哥哥并且将这串佛珠交给他的。”

  老人藏有黄花梨佛珠一事传开后,又一次遭到了非议,有人说,原来秀贞早就知道郭友有宝呀。有人说,真是无利不起早,没好处她能养谁呀!

  秀贞没有心思听那些流言蜚语,为了帮老人找到哥哥,她找到电视台,电视台领导很重视,他们联合海南电视台,共同做了一期名为“感恩佛珠”的节目,希望能够帮助郭友老人达成心愿。秀贞在节目里代替老人讲述了黄花梨佛珠的传奇故事。

  郭友老人没能等到和哥哥相认的那一天,带着遗憾去了。秀贞送走老人后,没有停住寻找老人的哥哥的脚步。

  这一天,一位来自海南省的收藏家拜访秀贞。他说是看到电视节目后很感动,特意来拜访郭老先生的。当他从秀贞嘴里得知郭友老人去世的消息后,收藏家很悲痛。他提出想看一眼那串佛珠。秀贞见他很真诚,便将佛珠手链拿了出来。收藏家眼睛湿润了,盯着佛珠看了好久,最后他提出用十万元钱收藏这串佛珠。

  秀贞婉摇着头说:“这是郭友老人临终遗愿,我一定要找到他的哥哥俊逸,并且将佛珠交给他,你给多少钱都不能卖。”

  不久,一位衣着笔挺的中年人来到秀贞家,他说他是那位收藏家的儿子,父亲愿意出二十万购买那串佛珠,问秀贞是否愿意卖?

  秀贞再次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她说:“你给多少钱我都不能卖,这件东西不属于我。”那位中年人见她态度这样坚决却笑了,说:“我父亲说过,如果你不肯卖,就让我将此东西交给你。”说着,从皮包里掏出一个锦盒,打开后交给秀贞。

  秀贞疑惑地接过来一看,天啊!竟然是一粒佛珠,颜色和气味与郭友老人留给自己的一模一样,正好配上一串完整的手链。

  随后,中年人又把一封信交给秀贞。这是那位收藏家的亲笔信。看完信秀贞才明白,原来那位收藏家就是郭友老人的哥哥俊逸,没能够见到兄弟的最后一面,他很遗憾,但得知兄弟被好心的秀贞收养并且给送了终,非常感动,自己无以回报,将留学前母亲从手链上拆下来系到自己胸前的一粒佛珠送给秀贞,一来使得佛珠手链完整如初,二来告慰母亲和兄弟的在天之灵。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jiangxiang/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