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登陆 > 玳瑁 >

永清“非遗夫妻”30年的从艺传承路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玳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廊坊民间工艺美术界,许晓芳和司亚新是一对羡煞旁人的“非遗夫妻”。他们都出生于1970年,跟随同一个师傅学习雕刻,后共同创业,钻研新技法。如今,妻子是省级非遗脱胎漆器髹饰技艺传承人,丈夫是市级非遗玳瑁雕刻技艺传承人。从艺30年来,他们琴瑟和鸣,守护传承着传统技艺,联合创作的脱胎漆器金漆镶嵌作品斩获国内诸多专业奖项。

  一个开朗直爽,一个儒雅随和,这就是记者对许晓芳和司亚新的第一印象。虽然二人性格不同,却十分默契。正是传统手艺让他们结缘,并且走到了一起。

  1970年,许晓芳出生于永清县别古庄镇的一户农家。她的父母都是农民,养育了6个子女,许晓芳是最小的孩子。初中毕业后,懂事的她没有继续读书,到葛渔城镇一个裘皮大衣厂打工。

  许晓芳打工期间,正逢后刘武营雕刻厂新厂招工,她激动万分:“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起,北京象牙雕刻厂招收了大批学员,还为外省市培养了一批雕刻人才。其中就有后刘武营村村民、也就是我的恩师杨恩奇。他学成归来后,于1976年前后组建了后刘武营雕刻厂。我姑姑家也在这个村,小时候曾在她家看到过两个核雕作品,便埋下了学手艺的种子。这个厂原先只招本村人。听到招工消息后,我赶紧报了名。”

  参加工作后,许晓芳正式拜杨恩奇为师,学习雕刻技艺。上班没多久,16岁的她就展露出艺术才华。“为了帮助父母,我拼命干活,总是第一个完成任务。后来,师傅为了培养我,给我的图案都是难度最大的,但我依然又快又好地完成任务。厂长曾说我一个顶七个。厂子是计件工资制,有一次,我一个月挣了八百多块钱,一般人只能挣八九十。同事们管我叫‘铁手’。”说着,许晓芳哈哈一笑。

  许晓芳是如何保持第一的?当年,司亚新和其他同事们同样不解。他是后刘武营村人,和许晓芳同年参加工作。在他的印象里,这个高个子女生总是低头干活,不发一言,只有手上的刻刀在沙沙作响。

  “原材料需要提前用砂轮打磨,厂子里只有两台,我会提前把所有原材料打磨完毕。别人在排队等待打磨时,我已经做下一步工序了。早晨上班前,我就在家雕了一个小时。中午别人回家休息,我趴在桌上睡三五分钟就继续工作。”许晓芳回忆说。

  她坦言自己就是一个不顾身体健康的“工作狂”。因为眼睛长时间集中看事物,她看什么东西都重影,手指上的伤更是数不清。因为超负荷工作,有一次,她大病了半个月。

  有了许晓芳这个榜样,司亚新也努力学习。他认真看书琢磨雕刻技艺,揣度老师设图、制作技巧,以及运刀的方式和力度。他思路开阔,创作风格超前,在众多雕刻门类中,以玳瑁雕刻最擅长。

  到了适婚年龄,经人介绍,他们走到了一起。1989年,他们携手步入婚姻殿堂,从同事成为夫妻。

  结婚后,许晓芳和司亚新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改变,他们开始领活在家干,还接触了竹、木、牙、角等材质。

  20世纪90年代初,后刘武营雕刻厂的效益每况愈下,宣布解散。很多工人回家待业,但也有一部分人创建了自己的雕刻作坊。1993年,许晓芳夫妻俩也在家中开了一个小作坊,招工人、带徒弟。

  “有了工人就有了责任,人家跟你学手艺,你就得让人家挣到钱。那时,我们为了找销路,就不停地往北京、天津跑。”司亚新说。

  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网络闭塞的年代,找市场靠的就是一双脚。他们俩经常轮换着去天津沈阳道、北京潘家园赶“鬼市”。头天住宾馆,第二天早晨两三点就去占地摆摊。夏天还好说,一到冬天,北风呼啸,冻得透心凉,等他们摆好了摊,手冻得都打不开了。欣慰的是,他们的产品总是被抢购一空。四五年以后,市场渐渐打开了,他们拥有了固定的客户和摊位,也有了信心。

  为了增加产品种类,许晓芳想到学习一门新手艺——脱胎漆器髹饰,“脱胎漆器是中国古老传统漆器的重要门类之一,有七八千年历史。北京曾是重要的漆器产区。我在雕刻厂工作时就认识了漆器,从此深深地喜欢上了它。慢慢地,我从书本上掌握了一些简单的漆艺,但是总感觉自己无根无派,手艺不正宗,总想找一位师父手把手教我。”

  2003年,经过了资本和技艺的不断积累,夫妻二人举家搬到市区发展,创办廊坊市亚新雕刻厂。企业成立之初规模并不大,他们依靠精湛的手艺和诚意,吸引人才,赢得顾客信任。

  2005年,许晓芳和司亚新受北京市政府邀请,入驻“京城百工坊1号”(中国百位工艺美术大师工作室)。在那里,他们结识了更多的艺术家、收藏家,产品也得到业内大师的肯定与关注。

  为了让企业更上一层楼,2014年,他们在广阳区南尖塔镇南甸村创办廊坊市珍艺工艺美术品有限公司。如今,公司建有厂房、展厅、库房、宿舍、餐厅、培训室等,院内花草丛生,安静祥和。夫妻二人一个管设计生产一个跑市场,一边生产角质工艺品,一边钻研玳瑁雕刻和脱胎漆器髹饰这两种技艺。

  令人振奋的是,2016年,他们的技艺都入选第五批市级非遗名录中。2017年,脱胎漆器髹饰技艺入选第六批省级非遗名录中。

  在公司的展厅里,一个半米多高的花瓶引人注目。这是许晓芳和司亚新联合创作的脱胎漆器金漆镶嵌作品,名为“千秋瓶”。它倾注了他们的最高技艺,历时8个月才制作完成。

  该作品将“布胎成型”“金漆填描”“玳瑁镶嵌”3种绝活集于一身。瓶身上有12个洞,镶嵌了玳瑁,上面雕刻的蝴蝶均能活动,代表着12个月。蝴蝶上点缀的材料分别为红珊瑚、猛犸象牙、绿松石、蜜蜡,寓意春绿、夏红、秋黄、冬白。

  “将脱胎漆器和玳瑁雕刻融合在一起,在传承古法的基础上另做创新,这是我的提议。但是在商讨中,我们俩没少吵架。”许晓芳说,丈夫总认为这个创意“不伦不类”。然而,司亚新拗不过妻子。于是,2006年,两个人试着摸索制作。

  “创新必须是在熟练掌握传统的基础上进行。”谈到制作工序,许晓芳介绍,首先是设计造型,要求结构科学,主题突出,布局合理。然后是制作布胎,用血胶把纯棉布层层粘在一起,阴干后即为胎型。

  随后进行髹饰漆胎。首先在布胎表面用细灰找平,灰由血胶调制而成,阴干后经道道打磨,以起到平整、加固、托漆的目的。再施以数道天然大漆,前后要涂上7遍,每一遍必须窨干。漆上好后再进行描金或者雕填,描金就是把金箔纸根据图案描在上面;雕填就是用笔刀在器物上根据图案刻出细槽,然后把另一种颜色的天然漆填在里边。最后,用各种天然材料进行镶嵌,并以搜、磨、堆、铲、镂、雕等技法制成人物、花鸟、山石、楼台等浮雕,镶嵌于漆胎之上。

  在众多镶嵌材料中,玳瑁最为珍贵。说到这里,司亚新打开了话匣子:“玳瑁大致有黑色、深红色、酒红色、黄色。厚度越大,作品的层次感越强。选材之后,就是制型,先将原料表面磨平,再将制作好的器型图纸贴到材料表面进行裁切,然后将材质加热固定成型,最后将已成型的材质拼接完成制型。玳瑁雕刻技法中,最具特色的是镂空雕。首先在器型上绘制出图案,再用宽刀将轮廓雕出,达到一定的深度后,再用小刀做精细雕刻。整体图案做完后用砂纸打磨,然后再进行细节刻画、水磨、抛光,最后用针刀把雕好的小动物或人物与其他图案分离,一件作品就完成了。”

  虽然二人技术炉火纯青,但是创作要克服很多困难,其中包括玳瑁和漆具的贴合度,两种材质既要严丝合缝,又要弧度一致。镂空雕刻玳瑁时,要掌握要好力度,稍微不留神,整个作品就废了。

  保持着对手艺的严谨态度,几年间,夫妻二人联合创作了三十多件作品,很多作品在展览、比赛中获奖。特别是“千秋瓶”,2014年11月荣获首届中国(苏州)民间艺术博览会精品奖;2016年8月,获第六届民间工艺美术“乡土奖”金奖;2016年12月,获第九届“廊坊文艺繁荣奖”作品特等奖;2015年12月,获第十二届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奖,这是我国文艺界的最高奖项。

  如今,除了企业负责人,许晓芳和司亚新还有其他社会职务,包括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廊坊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会长、廊坊市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等。但是,他们更喜欢的身份是匠人。

  为了传承非遗,继承师父的遗志,从2014年开始,在廊坊市广阳区残联的配合下,他们开设了两期雕刻学习班培养残疾人,一是让他们有一技之长,二是能将手艺传承下去。2016年,他们创办廊坊市珍艺职业培训学校,把廊坊非遗的交接棒传递到年轻人手中。如今,公司所在地已经成为河北省文化产业示范基地。

  谈及未来发展,司亚新表示:“目前玳瑁已经被列入濒危保护动物,不得捕猎。近年来,我寻找到了玳瑁的替代品,主要从事仿玳瑁雕刻。但我们会保留这种技艺,不让它被历史带走。”

  前不久,许晓芳刚刚结束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的进修学习,这对她创作脱胎漆器非常有帮助,“搞艺术要研究市场、打造品牌,与国际、时尚接轨。非遗既要保持传统手艺又要创新,这样才能长久。”

  从拜师学艺到开班收徒,一路走来,这对夫妻经历了风风雨雨,始终不变的是对非遗的热爱。他们表示,等企业平稳运行后,将集中研发廊坊文创产品,让廊坊非遗走入更广阔的平台。这就是匠人最质朴的心声。

本文链接:http://spyderlake.com/daimao/616.html